少根筋的旅人

關於部落格
貪吃愛玩兼少根筋的女人在歐洲的走跳雜記
  • 6355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勇闖亞馬遜第二天之夜宿叢林

其實一開始在出發前,同行的兩位英文頂呱呱的仁兄就有要求去住叢林,我們是不怎麼排斥,所以就答應一起同行。外加澳洲爸爸及其弟,一行人四男三女外加兩位地陪,下午就浩浩蕩蕩的坐船往紮營的地方去。有一堆男生同行的好處是,女生就站在營地看著他們去扛木頭for營火,搭營只要負責拍照兼說~~你們好厲害歐就好。不過我們也是有幫忙架起晚上要睡的吊床………吊床,沒錯,你沒看錯,我們要睡吊床。剛看到時,我還有點傻眼,還真不知道要怎麼睡,還沒有被子,幸好至少有蚊帳,可是不管怎麼想都頭大。

 <架營中...手上拿著的就是今晚睡的吊床阿~~>

晚餐,是兩隻大烤雞,一生起營火,兩隻雞就被放上烤架,然後就是漫長的等待的打屁時間。不知從何而來的idea,居然有人說要去Jungle Bar窩勒,不愧是外國人,連到jungle都要去bar。雪上加霜的是遠方的天際響起了陣陣的雷聲以及此起彼落的閃電。領隊預告說大雨很快就會來到,讓他考慮一下,先吃飯再說。

<你們是有那麼餓嘛?雞肉還沒烤ㄟ還是生的>


說到晚餐,不是我在說,烤雞真的烤的恰到好處鮮嫩多汁,只是沒有桌子,吃相難看些也不方便,尤其怕半夜被螞蟻(或是其他物種)扛走,肉屑骨頭都不能掉在地上,要丟入營火中毀屍滅跡。

吃完飯,領隊決定殺去Jungle Bar,我眼前一陣黑,我對半夜坐船去Bar一點興趣都沒,又黑又暗,而且看起來暴風雨要來了,很危險ㄟ。但男生們興致勃勃的要出發,我又不敢一個人留在營地,等一下如果有危險的大型動物出現怎麼辦,阿~~~~(抱頭),只好硬著頭皮跟了。

 

在一片黑海中,領隊用著一隻手電筒引領著地陪開船穿過彎彎曲曲的河道,避開兩側長長的水草。在黑暗中,隱約的雷聲逐漸清明起來,而閃電已經清晰可見並由兩側包夾而來。Demmit!!我們要被追上了。眼見 Jungle Bar就在前方(整個bar還一片淒黑,直覺是今天關門沒做生意)”Demmit!,我們被大雨追上了一下子,傾盆大雨,打得我們無處可逃。我忍不住抱著頭大叫我一點都不想來阿,我又不會喝酒,幹麻同意要跟你們來….bala bala…”同船的所有人都放聲大笑(我一直搞不懂一件事ㄟ,我是很認真地在抱怨,為什所有人都笑得那麼開心阿)

PS: 坐我隔壁的澳爸乾脆把衣服脫到只剩內褲去讓雨林,害我害羞的不行。他還自嘲的說等一下bar的人會不讓他進門,只因衣服不整。

 <冒著風雨死也要去bar的一群人>

進了bar後,果然什都沒,因為是星期二,連一般的調酒用的碎冰都沒有。勉強克難中(是說他們一定硬要喝到就是了),買了一瓶cachaca(甘蔗酒,我猜是他們的國酒嘞,巴西行一路上喝到現在)腰果汁(因為真的沒東西可選,一般是加limon,草莓水果類),喝溫的.... 這調酒可是絕無僅有的,我想大概也沒有人想挑戰吧

<今晚的瘋狂調酒師...澳洲爸爸  
白瓶子的是cachaca, 黃色乳狀液體即是腰果汁了>

我們就邊喝調酒,男生兼打撞球(是說還要走過一個小木板才到相連的室外撞球台,沒人怕喝太多摔下河去嘛?)。而暴風雨,已經離我們遠去,只剩遙遠的天邊的閃電提醒我剛剛的浩劫。

晚上的第二個浩劫是下過雨的營地超潮濕的,整個濕氣上來,又沒棉被(我已經把所有帶來的衣物都披上了,還是超冷),害我冷的睡不著,搞不清楚其他人是怎能就這樣的呼呼大睡兼打呼勒。好不容易撐到天亮,才爬出去晃晃,J也睡不好,跟我一起聊天。

不過,早餐就很cool。真正的炭燒(木頭燒)咖啡,配白煮蛋,現切鳳梨,超甜巴西甜點。

收營後,就是下一個冒險了

PS: H自來到這營地之後最常講的一句話就是當叢林女人真的很麻煩。說的是,我們連上個廁所都要遮遮掩掩的,還得挑地點外加適當的遮蔽物,又不能離營地太遠怕危險。而男生,只要假裝走去河岸看風景,站一下就解決了。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